最新通告:

2021-04-21
2021-02-28
2021-02-12
2021-02-10
  • 回到顶部
  • 88888888
  • QQ客服
  • 微信二维码

茶山衣钵放翁诗 卧石听松老桑苎

​~读宋著名诗人陆游的茶诗

 

 

 

南宋伟大爱围主义诗人陆游,平生写了有关茶事的诗歌320多首.”在已收集到的古代全都有关茶事的诗歌中,这个数目比唐代茶诗多了近一倍,占了两宋的三分之一强,足见陆游爱茶之深。

 但是,陆游爱茶,既无唐人寄意嘉木、羽化轻身的希求,也无前朝投闲置散、清兴雅玩的逸趣。他处在祖国分裂、人民颠沛流离、南宋小朝庭醉生梦死的时代,他力主统一祖国、反对民族压迫、要求纡解民困,爱国爱民是他思想的主流。虽然,他也是士大夫圈中人,却少了士大夫的清高气,多了许多平民风。茶本清淡物,矫饰失天真,陆游以务实心做事,以平常心饮茶,以等闲语做诗,其性如荼,茶如其性。所以,他的茶诗一反士大夫雅玩海夸的积习,开创自然雅洁的新风。后人尊他为茶仙,称他的茶诗为续茶经,常常把他与茶神陆羽相提。诗人戴复古这样评价他:“茶山衣钵放翁诗,南渡百年无此奇。入妙文章本平淡,等闲言语变瑰琦”。

他的茶诗除一般的赞美茶功、赞誉名茶、取乐分茶以外另有与众不同之处。

 

 

1.神往陆羽,以桑苎家风为荣

 

他在《八十三吟》一诗中表白年老后以茶为友,过清贫、寂寞的日子:石帆山下白头人,八十三年见草春。自爱安闲忘寂寞,天将强健报清贫。枯桐已爨[cuàn窜] 宁求识?敝帚当捐却自珍。桑苎风君勿笑,他年犹得作茶神。

从诗题所示年龄看,这首诗写于1208年。陆游在山阴(绍兴)石帆山下、鉴湖边的故居已住了18年。其中,仅在1202年应诏修撰孝宗、光宗两朝《实录》和《三朝史》,赴杭州一年。

所以,首联说在石帆山下已住到头白,到83岁都未能伸展恢复中原的抱负,形同草木一般。

颔联“自爱安闲”是无可奈何的自嘲。青壮年时,他一次应试,四度出仕,都因直接或间接力主恢复中原的原因被黜退,他怎么是爱安闲的人呢?年老了,主张抗金和廉正的朋友如张浚、范成大、韩元吉、尤袤、朱熹均已去世,他独活于世;另两位好友辛弃疾、杨万里分别远在上饶、抚州,遭遇也不好,他当然是很寂寞的。唯一自慰的是身体还好,只能以“爱安闲”来“忘寂寞”,以八十三岁高龄,不“安闲”又能如何?

颈联突转。桐木被烧了,今世哪有识材的蔡邕来制琴呢?于大事无补,应该扔掉的烂扫帚,独有自己珍惜。前者指自己的才干与抱负,后者指自己的诗歌作品和抗金的策论。颈联用典故和比喻补充了“自闲”之因。自闲是极不情愿的,因朝廷用人不当所造成,正如他在《效蜀人煎东省茶戏作长句》中所说:“饭囊酒瓮纷纷是。谁赏蒙山紫笋香?”

陆游曾自称桑苎翁,末联说陆羽是自己的好榜样,桑苎家风应该继承。照应了首联“白头人”,扩展其内涵。陆羽怀大志而不仕,弃俗世而独居,毕生勤于茶事,曾云:“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入台。惟美西江水,曾向竞陵城下来。”陆游亦有:“不羡骑鹤上青天,不羡峨冠明主前。但愿少赊死,得见平胡年。”他还叮嘱后代“未用厌锄犁”,“子孙世作稽山农”。像农家那样,自食其力,过心安理得的生活,这就是桑苎家风的内容。

陆为曾经两任茶官《七闽提举长平茶事、江南西道常平茶盐公事),如果他像某些官员那样“识做”,提两包靓茶,放下抗金的主张,做上司的哪有不贪心、不找应声虫的,必然给上司一个好印象,陆游也不会有“寂寞”之感。但那决不是“亘古一男儿”陆游的性格。相反,他称自己是老桑苎,以桑苎家风为荣:“我是江南桑苎家,汲泉闲品故园茶”、“身明眼健何妨老,饭白茶甘不觉贫”、“煎茶欲罢推枕起,清心正付竹炉香”“遥遥桑苎家风在,重补茶经又一篇。”

 

 

2.候火自煎茶,弄笔排孤闷

 

茶饮本是生活细事,如非迎宾、婚嫁、纪念、祭祀或专题茶宴等场合,茶仪应该免除,以求简便、适意。茶饮又是非常个性化的嗜好,每位老茶客都有自己的口味和瀹制、饮用的方法与习惯。哪能适应茶杯在小姐手中颠来倒去的表演,这种茶寮商业式的演出,早已损尽茶趣。陆游爱茶,尤其爱自己亲手煎的茶,而且。他把煎茶当作酝酿、构思诗歌的前奏。他年老以后,随身只带笔砚和茶灶,“平生长物扫除尽,犹带笔床茶灶来”。作诗必煎茶:“弄笔排孤闷,煎茶洗睡昏”、“诗成森欲动,茶鼎煎正熟”;煎茶必作诗:“闲话更端茶灶熟,清诗分韵地红”、“茶朋细香供隐几,松风幽韵入哦诗”、“谁遣春风入牙颊,诗成忽带小山香”。茶与诗须臾不离,茶诗自然就多了。

他的《幽居即事九首》之四就描写了煎茶酝酿诗作的情形:小碨 [wěi委]落雪花,修绠[gěng梗]汲牛乳。幽人作茶供,爽气生眉宇。年来不把酒,杯榼[kē柯]委尘土。卧石听松风,萧然老桑苎。

   首联写推磨磨茶粉,挽绳汲井水;颔联说一旦煎起茶来,心情便好了;颈联说近年来没有喝酒,酒杯布满尘土;末联写自己躺在凉爽的石床上,听风炉发出呼呼的煎茶声,此时,诗兴连翩,“萧然老桑苎”的形象出现脑际。形象一旦形成,表诸文字便不远了。

他的《北岩采茶用<忘怀录>》中法煎饮,欣然忘病之未去也》一诗,就有啜茶成诗的记叙:“细啜襟灵爽,微吟齿颊香”,茶爽诗香是这位茶仙独得的境界。

2021年2月1日 18:40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