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告:

2020-04-07
2020-03-26
  • 回到顶部
  • 88888888
  • QQ客服
  • 微信二维码

茶的方言

 茶的方言是茶的另一种隐喻,另一种意象。

  西湖龙井  吴侬软语

  西湖龙井生长在杭州,它的方言是吴侬软语。

  西湖龙井通常采用传统的牛皮纸包装,让人想起了江南的油纸灯笼、油纸伞,想起了江南的春天和春天的雨。打开牛皮纸,一枚枚俊俏的茶头,螓首蛾眉,极像一个个待字闺中的女子。她要出嫁了,给一把壶做新娘,她要在壶中化茧成蝶,浴水重生。

  一片龙井,有如一叶扁舟,划醒了西湖的梦。舟子上立着一位梦幻般的少女。一支竹笛响起,惊醒了湖中荷花,荷花第次开放,一朵,两朵,三朵……一湖。一湖荷花,很容易让人重拾旧梦。

  西湖龙井的方言着了杏花春雨,揉进了欸乃浆声和丁香的意象。

  普洱茶  彩云上的黑金

  茶马古道。马帮踏成的天梯,竖在千山万水之间。

  马帮,一队接着一队,擦着太阳,背着月亮,走向云海,走向苍茫。

  马帮擦落了太阳和月亮的碎片,洒在驮篓里,把驮篓里的青叶发酵成黑金。

  普洱茶是马帮的通用公文,是最好的官方语言。马帮走过了西藏,走过了新疆,走过了东亚、西亚和地中海沿岸,最终走出了一条黄金之路。它打通了地域之间、民族之间、国家之间的茶道、商道和文化之道。

  普洱茶功莫大焉!

  也是一个有月亮的晚上,马帮停靠在东山上。一个马帮青年,一个采茶姑娘,或者纳西族,或者白族,或者傣族……他们在月光下相聚,他们在日出前拥别。他们相约来年,他们相约明天,他们是应该有明天的。然而,日出日落,月升月沉,马帮青年永远在路上,姑娘站成了化石。他们最终成就了一首千古绝唱:小河淌水亮 汪汪。

  我打开一饼普洱茶,仔细端详。这圆润的饼子,怎么发出了金子一般的光芒?它经过了凤凰涅槃,经过了脱胎换骨,一路风尘来到我面前,也曾经一路风尘走到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人们面前。我不知道这饼茶来自哪一座大山,云南有很多很多大山。记得作家彭荆风的散文《驿路梨花》,一开头就说:山,好大的山啊,一座挨一座!这说的是哀牢山。我也不知道这饼茶来自哪一座大山的哪一座茶园,哪一座茶园的哪一棵茶树,哪一棵茶树上的哪一个枝头。但我却知道,这个枝头一定洒满了高原上的阳光。

  还有爱情。

  柳叶茶  北方乡野小调

  鲁西南平原多柳树。路边、河边、村边,到处都是柳树,柳树是平原的一道不可或缺的风景,许多村庄就藏在柳树林里。

  会过日子的农家在秋后往往要收藏一些柳叶,喂羊,烧锅,还能泡茶。当然泡茶的柳叶要单独收藏。

  地净场光。村里演戏。自编自导自演,也和外村交流。二爷爷演包公,声若洪钟。唱得卖力,嗓子倒了。二奶奶烧水泡茶,当然是柳叶茶,一把柳叶洒在沸水中,一锅金黄,满屋清香。一壶茶下去,嗓音如昨。

  柳叶茶是茶,也不是茶。和西湖龙井相比,一个阳春白雪,一个下里巴人。但是阳春白雪有阳春白雪的好,下里巴人有下里巴人的好。柳叶茶苦寒,祉火,消炎,安神。老百姓喜欢就是好茶。

注:文章来源于网络


2018年4月14日 22:08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