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告:

2020-01-14
2019-11-19
  • 回到顶部
  • 88888888
  • QQ客服
  • 微信二维码

唐代茶宴

唐代茶宴
 
 茶宴又称茶会、茶社、汤社等,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是以茶代酒作宴,宴请款待宾客之举。美酒千碗难成知已,清茶一杯也能醉人,这醉人的清香也飘逸在以茶代酒款待宾客的茶宴上。

一千多年前的唐代,那时候的茶宴成为时尚, 乃是品茶之风进入唐代僧侣寺院与上流社会的一个标志。

 “茶宴”一词最早出现于南北朝山谦之的《吴兴记》一书,其中写到“每岁吴兴、毗陵二郡太守采茶宴会于此”。到了唐代,饮茶之风盛行,茶宴已经流程化,成为当时的社会时尚,是士大夫之间的一种时髦的交际方式。

image.png

李嘉祐《秋晓招隐寺东峰茶宴送内弟阎伯均归江州》诗云:“万畦新稻傍山村,数里深松到寺门。增有香茶留稚子,不堪秋草送王孙。烟尘怨别唯愁隔,并邑萧条谁忍论。莫怪临歧独重泪,魏舒偏念外恩。”招隐寺:古刹寺院,因《楚辞·招隐士》而得名。王孙:即王孙草。出自《楚辞·招隐士》:“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赛”此指漫游忘归者。魏舒,晋人。据《晋书》卷41《魏舒传》记载:魏舒,字阳元,任城樊人也。少孤,“当为外氏成此宅相。”年四十余,方察孝廉,对策升第,以浚仪令入为尚书郎。后转相国参军,封剧阳子。司马昭伸器重之,每朝罢,目送之日:“魏舒堂堂,人之领袖也。”武帝即位累官司徒,为时人所宗仰。李嘉祐此诗,写秋晓招隐寺东峰茶宴,抒发自己送内弟阎伯均归江州时的离情别绪,而尾联以“魏舒偏念外家恩”的典故,表达自己对内弟的一种希望。

 

钱起《与赵莒茶宴》诗云:“竹下忘言对紫茶,全胜羽客醉流霞。尘心洗尽兴难尽,一树蝉声片影斜。”此诗写自己与赵营竹林茶宴之感,认为饮紫笋茶过流霞仙酒。饮紫笋茶,有如参禅,尘世间的一切俗心杂念被洗涤干净,难尽,而映人眼帘的,乃是一派禅机,一树蝉声,一片斜阳。

 

茶宴在唐代兴盛繁荣,并很快呈三种类型,即宫廷茶宴、寺庙茶宴和文人茶宴。其中宫廷茶宴恢宏气派,寺院茶宴境界严密,文人茶宴趣意盎然。这为后来的宋代,茶宴进一步走向大众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019年11月19日 20:49
浏览量:0
收藏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