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告:

  • 回到顶部
  • 88888888
  • QQ客服
  • 微信二维码

中国当代特色诗人诗展-李不嫁诗选

 
 
 

image.png

李不嫁,男性公民,传统媒体从业者。1966年生于湖南桃花江,2014年回归诗坛,因其诗作的特立独行而被称为湖南的老诗骨。诗集《我们的父辈是这样做爱的》2018年由澳大利亚先驱出版社出版,并获首届博鳌国际诗歌奖年度诗集奖。

 

为了纪念他

 

 

为了纪念他

有人提议立一尊雕像

或者建一座纪念碑

善良的人总是

对灾难来临前,一个报警的医者

充满了无尽的敬意

为了永远铭记,有人提议,将纪念碑

塑造成一个巨大的口哨

以提醒未来的人们。当然,所有愿望都不可能实现

 

即使实现了,也会被迅速拆毁

除了我:心里那一座,以李文亮命名的眼科医院

        

 

一个医生谈起他的病人

最绝望的时刻,不是最后的弥留之际

身边没有亲人的陪伴

而是最初,

看到诊断书上,新型肺炎、重度感染等等字样

 

眼神里那一丛光亮,求生的欲望

霎时黯淡

 

我也同样,

一想到年过半百,浩劫重来

又得吃一遍童年吃过的苦,受一遍童年受过的难

 

2020-2-19

 

 

不要急于赞美春天 

 

终于熬出头了

冰雪消融,树木渐渐松动

但死亡数字仍在攀升

活着的人已经尽了最大努力

但殡仪车仍像幽灵,从早到晚,穿梭不停

所以不要急于赞美春天

她参与了谋杀,或许我们不知道

她还与死神

达成过某种罪恶的协议:

让九百九十九朵桃花,由好人转世;九百九十九个冤魂,开成梨花

                        

  2020-2-17

 

image.png

雷雨夜致武汉兄弟 

 

请熄雷霆之怒

请不要毁灭,蝼蚁安身之所

 

请睁大眼睛

不要东一锤、西一锤

专拣那些乱臣贼子

下手。那都是软骨头,忤逆不孝之辈,贪赃枉法之徒……

 

要砸,就砸那违背天意

犯下欺天之罪的

值此瘟疫遍地,生灵涂炭之际,人间法律对他们失去了效力

                        2020-2-15

 

悲愤书   

——纪念诗人兄弟游子雪松

 

先是一个医生死了

我没有出声。接着一个护士死了

我仍然没有出声

现在,一个诗人也死了

没有告别,没有追悼仪式,没有花圈

孤零零的遗体,

连同未完成的诗句

被装进裹尸袋,直接运去殡仪馆

那里的大门外丢满手机,它们的主人已烧成灰烬

 

我紧咬著嘴唇,直至流血

当人们像躲避瘟疫一样,躲避春天

当一只无形的大手,比死神更有力

 

橡胶林 

 

去过了

你就能看到

那一道道伤口触目惊心

看到了,你就能体会

一棵树多么沉痛,在它长大的过程

一个个贪婪的采胶瓶

也紧随其身,日夜不停地,吸吮去精华部分

直到放弃抵抗,被榨干,被榨净

枯竭而亡

 

你也许会捂住身体,好像有无数割痕,隐隐作痛

                         2020

  

14亿

 

这样一个庞大而空洞的数字
却由一具具有血有肉的个体填满
我不知晓每天有多少人死去
又有多少新生命
带着响亮的啼哭加入
我所知道的是,繁星闪烁
像撒向太空的一大把病菌
而在这个孤独的星球,这无垠的国度
在我短促的生命里
无论善与恶,好人与坏人
他们都与我有过片刻的交集,同呼吸、共命运

譬如2020年元月
我们都曾胆战心惊,足不出户
为躲避一场空前的瘟疫,像一窝刺猬,短暂地和平相处
                         2020-2-2

 

故人 ——己亥冬,过湖北,大雾弥漫

 

昨日南下
过湖北,大雾弥漫
江汉平原上,一个接一个村庄
望不到头似地,隐隐约约
但见齐刷刷的稻茬
杂处其中的坟堆,完好如楚,旧模样
遂默念一些老朋友
一辈子吃这一带的稻米
睡这一带的姑娘,写尽激愤的诗行
应已备下三两杯薄酒
为我洗尘。那发愤《离骚》的
必是故交;那对天发问的,亦必高举火把过大江
                         2020-1-4

 

d6425d5d3dd31c969db06f55d95f3687.jpg

 

在三珍标本陈列馆

 

门厅很小,迎宾的大象

挡住了光线。每个人都得低着头

从那副长牙下蜇进去

看到人的身影,标本们激动得

像动物园开饭的时间

短尾猴倒悬在秋千上

仿佛要荡过来抢去我的帽子

黑熊直起身体,傻傻地讨要零食

不会有谁害怕被它抡一巴掌

让人担心的是豺狼、虎豹,不露声色地

埋伏在我们的必经之地,磨牙、舞爪

我们快速离开,在秃鹫把守的出口,扔掉空空的皮囊

 

2016-5-19

 

标本师

 

制作一只虎,难的是它的骨骼

软塌塌的就会像只犬

制作一只鹰,一只秃鹫,

难的是羽毛

要防尘蛀,要光鲜,松手就能飞

制作大动物,一头河马,

更需要耐心

鳄鱼的尾巴脆,黑熊的毛又长又密

要保持完好无损:死去的生命都有尊严

他也想过制作一个人,难的是没有机会

人类已有许多半人半神的标本

或躺卧,或站立,供人瞻仰、缅怀

而我们,活着活着都成了膺品,时间是更出色的大师

 

2016-5-23

 

拖拉机厂的老工人

 

下午的年嘉湖边,他们用横幅

给自己圈出一块地

在卡式录音机的红歌里

读一会儿红宝书,跳一会儿忠字舞

或严肃地听其中的一位

发表一通不着边际的演说

这些拖拉机厂的老工人

和其他破产企业的老职工

日子紧巴巴的,只在这段时光

才像废旧的钢和铁抖落一身的锈

唱累了,跳累了,望一眼湖面

一两条鱼跃出,残阳下划出金色的弧线

 

2016-3-15

 

猎人的底线

 

在山区,猎人的底线是

让母兽和幼崽活下去

我见过我爷爷,轰趴一头母野猪时

松树脚下沮丧的老脸

我也见过,在林间行走

莫名地,被松果砸瞎一只眼的护林员

山林里有屠戮,有被逼急了的野兔

为保护一窝幼崽咬伤猎狗

山林里也有神灵!我和爷爷去找丢失的狗

举着的火把,忽然被一张毛茸茸的大嘴吹灭

 

2016-4-5

 

 image.png

 

 老中医回忆录

 

年轻时治过的病例,现在已不常见

小孩子出天花,十个有九个救不活

有人染上麻风,只好赶进山洞

任他自生自灭,就像一只鸡发瘟

祸及全村的鸡鸭。青光眼的钱瞎子

不得不抱着二胡讨口饭吃

若在今天,简单的手术就能复明

饿得全身浮肿的王麻子

进棺材时,霎时萎缩成老丝瓜

他不会相信减肥也可用饥饿疗法

打了一辈子光棍的吴驼背

若让他碰一次女人,染一身性病,也会死得甘心

 

2016-4-17

 

玩泥巴的孩子

 

陶艺馆里,玩泥巴的孩子

童心塑成一只只圆润的泥碗

我真想告诉他们

我们这些人也是泥巴做的

我们这些小泥人,在女娲手里

原本没有不同,只是后来

活成人的样子后,才有了贵贱之分

有些人生来就脚不沾泥

有些人注定一辈子面朝黄土

像这些铜雕的窑工,匍匐在烟薰火燎中

他们只记得太阳是泥巴做的

正在烧制、淬火,说不定哪一天会爆裂

而月亮,一只盛饭的大碗,大部分时间是残缺的次品

 

2016-3-8

 

工农兵澡堂

 

有些事物消失得太快

民主路的钟楼和工农兵澡堂

一夜间成了遗迹

我怀念那口永远走不准的大钟

每晚七点,澡堂子开门时

都会有气无力地敲那么几响

声音就像袴下之物般绵软

在那间混合着漂白粉和尿素味的

木屋子里,老男人们进门就脱

好像急待把榨干的身体,泡化回原形

偶尔有小男孩被带来同浴

全身光洁如圣婴,总让我羞惭地捂住那丛黑色

 

2016-3-2

 

合欢花树

 

越繁茂的苏醒得越迟。合欢花树

要等到四月里繁花谢尽

才突然爆发出一树粉红

毛绒绒的,一大朵,一大朵

把院子遮成严严实实

原先在光秃秃的树枝上

跳来跳去的鸟,现在隐没在花丛里

带领整棵树歌唱。我在这柄大花伞下

一住就是十个春天,那些鸟

似乎听得懂我的声音,每个黎明

准时应和我的咳嗽,引得小狗跟着乱叫

我的家庭成员,除了它,有时还会有一只猫

有时还会有一个女人,站在窗前,像一闪即逝的风景

 

2016-4-9

 

清明

 

请带个口信给我儿时的伙伴

清明扫墓,别忘了吴驼背

王瘸子、算命的钱瞎子

和脑瘫的三婶,刘聋子及其

相依为命的脑膜炎儿子,哑巴王妈

和躲壮丁而自断手指的张郎中

他们都没有后人。请你们

给眼睛看不见的送束光

给耳朵听不见的敲声锣响

给他们烧些钱去:养好残疾的身子

他们一定很高兴,像那时被我们戏耍时

个个都不较真,似乎还有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2016-4-6

 

浏阳的唐朝

 

浏阳的青枫浦,被《春江花月夜》

唱成美丽、哀婉的地方

杜甫寻访到这里,叹了一晚上

第二年客死在邻近的平江

浏阳的猿啼山,有一处相台春色

北方人裴休,晚年宁肯不做他的宰相

也要来山上盖房子,读书,种菜

浏阳的洗药桥,是孙思邈所修

他白天洗药,常在河边给人看病

晚上去附近的孙隐山炼丹

道观冷清,收的本地徒弟李畋

鼓捣出烟花鞭炮,没人时朝山下扔出几个

把唐朝的夜晚炸得很响,把夜晚的天空燃得很璀璨

 

2016-5-11

 

image.png

 2016“年度诗人”李不嫁授奖词

 他的诗,风吹草动,心惊肉跳。
他用诗的匕首,切开肥厚的膏脂,以伤痕还原耻辱,以鲜血擦亮往事,并试图以迟到的丶见证者的名义,以个体微量的不幸,喚醒整个民族的疼痛记忆。他笔下那些顽固地丶死死地按住痛点穴位的丶不安的诗句,使一切侥幸的苟活变得轻浮,使被遗忘的罪证被重新锁定,使每个卑微的幸存者最微小的苦难瞬间复活。他的诗,并没有达到诗圣的高度,却有着一颗圣洁的良心的方向。我们并没有听到这个疼痛难奈的人撕心的哀嚎,却看到了一幅幅筒约丶干净的日常叙事画面。本年度,这个国家生产了千千万万首诗,但我们愿意把年度诗人的桂冠戴在这个不忘前耻的诗人头上。他,就是李不嫁。
——徐敬亚(中国诗歌流派网学术委员会主任、海南大学诗学中心教授)

 

2020年2月25日 15:56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