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告:

  • 回到顶部
  • 88888888
  • QQ客服
  • 微信二维码

湖南有个神秘的菊女

文章来源:公众号 照亮诗刊

作者简介:陶发美,诗人、独立批评家。笔名小园、缶玉乾坤。现居广东深圳。人生信条:与伟大的诗在一起。主要作品:萤魂系列长诗五部(被称为“本世纪最后的抒情”)、新寓言体长诗《上邪!上邪!》等;出版有诗集《萤魂》《狩猎者》,庄子专论《庄子随笔》,主编有《中国诗歌民间读本》。


天不应

 作者:菊女

它去的地方,是屠宰场
路过时,望了我一眼。满眶泪
似乎在求救。似乎也知道,我救不了它
 
这些日子,人人戴起口罩
说话不方便。都靠眼睛传递
而眼睛传出的,多是泪水
 
又想起去往屠宰场途中的它
想起自己曾经有个笔名,叫“天不应”

我说湖南有个神秘的菊女,一是她的微信名有点神秘,叫什么“崖边散仙.菊女”。原来,她是“崖边散仙野山茶”品牌的创始人。

 

13544568_meitu_1
 
 
 
 
 
 
 
 
 
 
 
 
 
 
图为菊花)

二是她的生活有点神秘,她是靠卖茶为生吗?还是有其他职业?

更有神秘的是,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就能量强大?这次新冠疫情期间,她不但自己捐款、捐茶,还一直奔忙着组织民间捐助。前几天,她还自驾车跟车去到武汉送捐助物资,返回长沙后被隔离。因身体有基础性疾病没有得到必要的照顾,她不得不在微信里发了个公开信。还好,总算引来了领导们的关心。

菊女的人神秘,诗也神秘。

她不像一些人天天写,她一出手,着实了得。

她的诗写得很人情、很信念,也很有准则。

她不乱写,但一定真写,一定生活的写,一定善意的写,一定诗意的写。

读菊女的诗,仿若能看到她眼里的一片清澈和她心里的一汪山泉。

我想,到她这儿来读诗,应少添加一些伤心雾霭。

若说她是一个蓝精灵,你可以做个蓝月亮,但不要做那个格格巫。

你有一腔正的心气,就可以在她的诗里驻足。

因想到她是一个采茶诗女,我就先把白居易的一首“煎茶诗”吟给她听:

 

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尘。

无由持一碗,寄与爱茶人。

 

白居易的诗,我就不再发挥着说了。我就说一说菊女的诗《天不应》。这诗也很神秘。

诗里的“它”是什么?她故意地隐着不点明,但肯定是牲灵一属的。

如果菊女是一个佛家信徒,她心里就有个佛,就是佛在引导她的诗情、诗篇。

佛说,生死有轮回。

——可我觉得,菊女并没有在诗里贯入什么轮回论、涅槃论,也没有刻意指向众生息灭之后的精神寓所。

佛说,放下执着,回到真理,回到光明的境地。

——可我还是觉得,菊女的诗里也没有这信念的一个推展。

佛又说,众生在苦海中漂泊,生生死死,死死生生。

——这就是了。

在菊女的诗里,一种压不住的苦爱和离忧——却是深刻着有的。

且看,她不由自主地将一场大的疫情幕景拉进她的诗里来了——

这些日子,人人戴起口罩

说话不方便。都靠眼睛传递

而眼睛传出的,多是泪水

 

13545141_meitu_1

 

 

 

 

 

 

 

 

 

 

 

 

 

 

 

 

佛还说,凡夫取境,道人取心,心境双忘,才是真法。

——我恰是以为,这诗意里就有一个从取境,到取心,再到双忘的发展。

她在诗里的最高表现,也是佛念在峰顶上的表现——

 

又想起去往屠宰场途中的它

想起自己曾经有个笔名,叫“天不应”

 

佛即是我,我即是佛。

——如果按这八个字拓开一下,“天不应”中的那个“天”,就有了不一样的说法,那就是:佛即是天,天即是佛。

我们还可以来一个类似于关系式的换算,即又有了八个字:我即是天,天即是我。

民间有一个很流行的说法: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一般认为,这是有冤无处伸,有屈无处诉的意思。

但是,要是到了佛家,那就是,“天不应”则为应;“地不灵”则为灵。即以不应为应,以不灵为灵。

这很像道家说的,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大美不言”而为言啊!

佛又有一说,若生死中有佛,便能无生死。

看得出,这个诗里的菊女,她既不为着指示生死,也不为着指示有佛。但她毕竟说出了三个字:“天不应”。

哦,这就等于不指示,而指示了。

这也等于,不回答一切,却又让一切给回答了。

 

     2020.3.3写于深圳

 

13545140_meitu_1

 

 

 

 

 

 

 

 

 


 

责任编辑 陶发美 周航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qrcode_for_gh_6d49e53dae02_258

2020年3月12日 17:12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