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告:

  • 回到顶部
  • 88888888
  • QQ客服
  • 微信二维码

诗僧茶道话皎然

皎然,俗姓谢,字清昼,湖州(今浙江吴兴)人,是南朝大诗人谢灵运的十世孙。活动于唐上元至贞元年间(公元760~804年),是唐代著名的诗僧。他不仅知茶、爱茶、识茶趣,更写下许多饶富韵味的茶诗。与茶圣陆羽诗文酬赠,成为“缁素忘年之交”,共同探讨饮茶艺术,并提倡“以茶代酒” 的品茗风气。在《全唐诗》编其诗为815-821共7卷,皎然为后人留下了470首诗篇,在文学、佛学、茶学等许多方面有深厚造诣, 堪称一代宗师。
皎然主要活动在中唐大历、贞元之间,他和书法家颜真卿、诗人韦应物、顾况以及一些士大夫文人多有交往,他们在诗歌艺术上也是相互辉映,留下许多美谈趣事。
 

 

皎然早年信仰佛教,天宝后期在杭州灵隐寺受戒出家,后来居湖州乌程杆山山麓妙喜寺,与武丘山元浩、会稽灵澈为道友。陆羽于唐肃宗至德二年(公元757年)前后来到吴兴,住在妙喜寺,与皎然结识,并成为忘年之交。后来陆羽在妙喜寺旁建一茶亭,由于皎然与当时湖州刺史颜真卿的鼎力协助,乃于唐代宗大历八年(公元773年)落成,由于时间正好是葵丑岁癸卯月癸亥日,因此名之为“三姿亭”。皎然并赋《奉和颜使君真卿与陆处士羽登妙喜寺三癸亭》以为志。其诗记载了当日群英齐聚的盛况,并盛赞三癸亭构思精巧,布局有序,将亭池花草、树木岩石与庄严的寺院和巍峻的杼山自然风光融为一体,清幽异常。时人将陆羽筑亭、颜真卿命名题字与皎然赋诗,称为“三绝”,一时传为佳话,而三亭更成为当时湖州的胜景之一。

 
 

 
佛教禅宗强调以坐禅方式彻悟自己的心性,禅宗寺院十分讲究饮茶。皎然善烹茶,作有茶诗多篇,并与陆羽交往甚,常有诗文酬赠唱和。在诗中对茶饮的功效、地方名茶的特点都有详尽的记载,特别是与陆羽的交往记载,对后来研究陆羽的生平有莫大的帮助。皎然寻访、送别陆羽和聚会的诗作、联句,仅《全唐诗》就载有20首。
在唐代诗人中无出其右。这是他的《访陆处士羽》诗:“太湖东西路,吴主古山前。/所思不可见,归鸿自翩翩。/何山赏春茗,何处弄春泉。/莫是沧浪子,悠悠一钓船。/”皎然与陆羽情谊深厚,可从皎然留下的寻访陆羽的茶诗中看出,《往丹阳寻陆处不遇》:“远客殊未归,我来几惆怅。/叩关一日不见人,绕屋寒花笑相向。/寒花寂寂偏荒阡,柳色萧萧愁暮蝉。/行人无数不相识,独立云阳古驿边。/凤翅山中思本寺,鱼竿村口望归船。/归船不见见寒烟,离心远水共悠然。/他日相期哪可定,闲僧著处即经年!/”
 

 

 
陆羽隐逸生活悠然自适,行踪飘忽,使得皎然造访时常常向隅,诗中传达出皎然因访陆羽不遇的惆怅心情,以情融景,更增添心中那股怅惘之情。

皎然淡泊名利,坦率豁达,不喜送往迎来的俗套。品茶是皎然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种嗜好,诗《对陆迅饮天目山茶,因寄元居士晟》中对友人元晟送来天目山茶,皎然高兴地致谢,叙述了他与陆迅等友人分享天目山茶的乐趣。《湖南草堂读书招李少府》中叙及的饮茶、读书、饭野蔬,生活形态虽然简单,却是皎然养生的秘诀。

 

 
 
皎然是这一时期茶文学创作的能手,皎然的茶诗、茶赋鲜明地反映出这一时期茶文化活动的特点和咏茶文学创作的趋向。
 
 
《九日与陆处士羽饮茶》
                        皎然
九日山僧院,东篱菊也黄。
俗人多泛酒,谁解助茶香。

 

诗中提倡以茶代酒的茗饮风气,俗人尚酒,而识茶香的皎然似乎独得品茶三味。
 
《晦夜李待御萼宅集招潘述、汤衡、海上人饮茶赋》
                                                 皎然
晦夜不生月,琴轩犹为开。
城东隐者在,淇上逸僧来。
茗爱传花饮,诗看卷素裁。
风流高此会,晓景屡裴回。
 
描写了隐士逸僧品茶吟诗的闲雅情趣。
有一首《饮茶歌送郑容》诗云:
丹羽人轻玉食,采茶饮之生羽翼。
名藏仙府世空知,骨化云宫人不识。
云山童子调金铛,楚人茶经虚得名。
霜天半夜芳草折,烂漫缃花啜又生。
赏君此茶袪我疾,使人胸中荡忧栗。
日上香炉情未毕,醉踏虎溪云,高歌送君出。
 
诗中皎然推崇饮茶,强调饮茶功效不仅可以除病祛疾,涤荡胸中忧虑,而且会踏云而去,羽化飞升。
他的《饮茶歌诮崔石使君》诗云:
越人遗我剡溪茗,采得全芽爨金鼎。
素瓷雪色飘沫香,何似诸仙琼蕊浆。
一饮涤昏寐,情思爽朗满天地;
再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轻尘;
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
此物清高世莫知,世人饮酒多自欺。
愁看毕卓瓮间夜,笑向陶潜篱下时。
崔侯啜之意不已,狂歌一曲惊人耳。
孰知茶道全尔真,惟有丹丘得如此。

此诗为皎然同友人崔刺史共品越州茶时的即兴之作,诗中盛赞剡溪茶(产于今浙江嵊州)清郁隽永的香气,甘露琼浆般的滋味,并生动描绘了一饮、再饮、三饮的感受,与卢全《饮茶歌》有异曲同工妙,全诗亦旨在倡导以茶代酒,探讨茗饮艺术境界。皎然在茶诗中探索品茗意境的鲜明艺术风格,对唐代中晚期的咏茶诗歌的创作,产生了潜移默化的积极影响。

 

 

皎然不仅喜茶、而且懂茶,居杼山妙喜寺时,与陆羽相识。从年龄上看,他们相识时陆羽还是个青年,约二十五六岁,而皎然则已经是名闻遐迩的中年诗僧了,近四十岁,两者年龄之差在十三岁左右有史料表明,陆羽曾在皎然所在的妙喜寺居住了约三年,皎然与陆羽的友谊,对陆羽产生了重大影响,如果没有皎然的帮助,陆羽很难顺利写出举世闻名的《茶经》。可以说,皎然是陆羽的指导老师、兄长、笃友、物质保证者,也是陆羽对茶探索的赞助者。
皎然是陆羽的一生中交往时间最长、情谊亦最深厚的良师益友,他们在湖州所倡导的崇尚节俭的品茗习俗对唐代后期茶文化的影响甚巨,更对后代茶艺、茶文学及茶文化的发展产生了莫大的作用。
陈文华教授认为陆羽是以茶人的身份在品茶,皎然是以哲者的身份来论茶,陆羽重茶艺,皎然重茶道。陆羽善于形象思维而追求品茶的艺术性,而着重传经布道的皎然则更善于逻辑思维而侧重于品茶艺术的哲理性。有皎然的诗为证,说明在公元八百年时,中国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茶道了。
皎然可谓是佛门茶事的集大成者,他最早进行实验茶场、实验茶叶的研究,提倡“以茶代酒”,是以茶为饮之风的积极推广者。皎然是最早“品茗会”、“斗茶赛”、“诗茶会”的倡导者和组织者,“顾渚茶赛”与“剡溪诗茶会”就是其组织的经典案例。在唱诗活动中最著名的,便是在大历八年至十二年(773-777年)期间,颜真卿在湖州任刺史时邀请各路文人修撰《韵海镜源》,召集包括了皎然在内,并以颜真卿和皎然为中心的一个多达九十五人之多的联唱诗人群,其唱诗作品结集为《吴兴集》十卷。唱诗活动中,文人与僧人品茶论诗,实际上成为了诗之外的“品茗会”和“斗茶赛”,或者就是与茶相结合的“诗茶会”。
历史上是皎然第一次提出了“茶道”的概念,对于中国茶道,学术界说法不一,有引陆羽《茶经》“精行俭德”四字的;有引《封氏见闻记》“又因鸿渐之论广润色之,于是茶道大行。”,也有引“中国明初朱权自创的茶道”之说等等。
前资料可查的,“茶道”一词最早提出者,正是皎然在中唐时期写的诗中明确提出来的。他在《饮茶·诮崔石使君》一诗中出现了“茶道”一词:“孰知茶道全尔真,唯有丹丘得如此。”大意是指谁能知道茶道的全部真谛?只有仙人丹丘子才能够做到。一般认为,这里的“茶道”一词指的是“品茶之道”,即在同诗中提到的“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之道。以唐代当时的风尚看,“茶道”主要指煮茶与饮茶之道,有时也泛指饮茶过程中的所悟之道。
 

 

皎然的“茶道”思想及他对陆羽修改、深化《茶经》中的“道”的哲学内涵,无疑是有很大的影响和助益。皎然把佛家的禅定般若的顿悟、道家的羽化修炼、儒家的礼法,谈泊等有机结合融入了“茶道”,特别是其佛道方面的造诣使其饮茶修道饮茶本道方面远远走在时代的前列。为此,皎然上人可以称为“茶道之祖”、“茶道之父”。
总结皎然的一生的创造性贡献有以下几个方面:
1、他是茶文学的开创者,在茶诗方面也首开千古佳作之先河。
2、他是佛门茶事的集大成者。
3、他是最早进行实验茶场、实验室茶叶科学研究的倡导者、执行者、管理者。
4、他是“以茶代酒”,以茶为饮之风的积极推广者。  5、他是茶叶精神功能及价值开发的探路者。
6、他是茶圣陆羽的指导老师、兄长、笃友、物质保证者,是陆羽事业上合作交流的学术伙伴,也是陆羽科学探索的赞助者、策划者、组织者、批评者、宣传者,他是陆羽《茶经》系统工程的主要组织者、策划者、管理者。
7、他是最早“品茗会”、“斗茶赛”、“诗茶会”的倡导者、组织者、策划者,“顾渚茶赛”“剡溪诗茶会”就是经典案例。
8、他是茶文化、茶道理念的集大成者、倡导者,也是“佛茶之风”、“佛禅茶道”的探路者。
 

总而言之,他是中国茶道的创世者,开山之始祖,茶道之父,是中国茶文化的一代宗师!

2020年3月24日 09:26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