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告:

  • 回到顶部
  • 88888888
  • QQ客服
  • 微信二维码

海子无限

  微信图片_20200326113747

海子(1964.3.24~1989.3.26)


 

太平洋上的贾宝玉 

 海子

 

贾宝玉 太平洋上的贾宝玉

太平洋上:粮食用绳子捆好

贾宝玉坐在粮食上

 

美好而破碎的世界

坐在粮食和酒上

美好而破碎的世界,你口含宝石

只有这些美好的少女,美好而破碎的世界,旧世界

只有茫茫太平洋上这些美好的少女

太平洋上粮食用绳子捆好

从山顶洞到贾宝玉用尽了多少火和雨

 

1989

微信图片_20200326114748


 

海子无限

 

陶发美

 

其实,那个叫查海生的年轻人真的死了。但,那个叫海子的诗人,还以诗的名义活着。

其实,我们纪念海子,是在寻找活着的诗,是在寻找诗的生命。

海子的诗,和他的青春、他的意气、他的亢奋、他的荣耀,同属于一种神性的创造。

我们,凭什么不能忘了海子?只因为他是一个诗的精灵。他是中国诗歌的一个精灵。他的出现,就是存在的出现。

我们凭什么不能忘了海子?只因,他总是在我们的前一步、前一秒抢夺了诗歌。

确实,他太神奇了。

他太魔幻了。

如果说,诗真的是拿来抢的,海子是真的太会抢了。

你说你抢到了土地,他却说他抢到了太平洋。可当你说你抢到了太平洋,他却又说他抢到了太平洋上用绳子捆着的粮食。你说你抢到了月亮,他却说他抢到了贾宝玉。可当你说你抢到了贾宝玉,他却又说他抢到了人家口里含着的宝石。

确实,他抢到的东西太多,太奇特,太不一样了。

如果说,美好的诗就是那个美丽的灰姑娘,那么,海子就是那个有幸捡到一只水晶鞋的王子。

海子说,实体是诗的基石,实体总在被表达。

他还说,更多时候,诗是实体的倾诉。

他这样说,有点令人意外。

他说的实体,应该是我们所有人都能看到的事物,应该是我们所有人都能用俗眼看到的一个毫无情趣的世界

他说实体是一个黑乎乎的样子。黑乎乎的样子,就该有光的照亮,诗的照亮。

他说实体是一个超现实的平面。超现实的平面之上,就该有他收获不尽的诗。

为了更方便理解,我还是拿出庞德的《在地铁站》来说吧。“人群中这些面庞的闪现/湿漉漉的黑树干上的花瓣”。

庞德总在提醒我们,要格外地注意到那个“湿漉漉的黑树干上的花瓣”。他说,这是意象。

假若现在让海子来说,他反而会告诉我们,千万要注意到“人群中这些面庞的闪现”。他说,这是实体。

庞德贩卖的是他的意象主义。海子兜售的是他的实体主义。

不过,我们可不要被迷惑了。就像集贸市场上的两个摊主,尽管各自的叫卖点不同,却原来,他们要推销的是同一个产品。

海子又说,诗人的才能是次要的。——这个,我可没把它当真。

他说实体,不过是把自己的秘密说了出来。同时,他也把庞德的秘密说了出来。当然,他也是把实体和意象之间的秘密说了出来。

若是按照庞德说的,我们只能偶尔见到意象的花瓣。然而,若是按照海子说的,我们才看到了,原来啊,实体才是一切伟大意象的不朽根系。

没有实体,就没有意象。没有意象,实体就不算被表达。而没有母性般的实体,意象就是羸弱的产儿。

把实体留住,就是把诗的生命留住,就是把诗的江山留住。

瞄着实体,去静候一个诗性飞动的世界。

海子还在诗里说,“从山顶洞到贾宝玉用尽了多少火和雨”。

我们只管相信,海子的心灵,自有一种实体的对应,一种文明之烛火、之雨滴的对应。——天合般的对应。情人般的对应。美少女般的对应。

正是这种对应,他的诗歌王国才出现了太平洋、山顶洞、贾宝玉、火、雨、粮食、酒、美好的少女、美好而破碎的世界、旧世界,等等。

哦,实体无限。

世界无限。

海子无限。

春天无限。

诗歌无限。

 

 

2020.3.25写于深圳

2020年3月26日 11:36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