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告:

2020-07-04
  • 回到顶部
  • 88888888
  • QQ客服
  • 微信二维码

摘一瓣茶香(散文)二篇

 

摘一瓣茶香(散文)二篇

                                         静芸  

 静芸.jpeg

作者简介静芸,本名吕艳秀,湖北省赤壁市人。在《解放军报》、《国防教育报》等报刊杂志发表散文、小说作品多篇,著有《在一方蓝天下》三部曲、《哭泣黑城》上下篇、《 手留余香》、《归》等长篇小说。
 

阳光,伸出千万条触角,在青葱茶叶上弹奏只有它和茶能懂的旋律;远处的山黛,在薄雾里围起一道视野的屏障,人们的目光,便流连在这醉人的绿色茶园。

氤氲烟云中,款款走来背着茶篓的女子,周身涂抹了阳光的色彩,俏笑嫣然。女子取下背篓,那双素手,便翻飞在青翠的茶尖上,采摘片片娇嫩的新叶。采茶女子的笑脸,写满诗情画意,流溢进阳光中;欢愉的笑声,荡漾在连绵的绿色世界,那茶枝,也便被感染,在风的鼓动下,带着满心欢喜,于明媚的阳光里轻舞!

 

春光里的茶园,这幅美仑美奂的画卷,一直就在我的生命里舒展。

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生们就得勤工俭学。几乎每所学校都有自己的茶园,学校还会组织学生到其他茶场有酬支援,春茶当季,茶叶长势最旺,不及时采摘就会很快变老。当晨曦驱走黑暗,白雾弥漫在茶园,我们的小身子,隐没在雾气里,头发上结上水珠,采摘青嫩茶尖的手指,染上绿色。早晨的茶叶,饱含露水,特别清新、青嫩。

青年时期,上班的厂子后面,是起伏的茶山,工余时间,茶山就是我们的公园。或三五成群,在茶山小径上踏青,看茶的绿景,嗅茶的清香;或一男一女,走进茶园行间,说着两人都喜欢听的话语。我经常会捧上一本书,慢慢行走在茶园的小路上。

我曾经亲密接触的绿色茶园,逐渐成为水泥钢筋修筑的丛林,要回味旧日难忘的记忆,必须到这远离市区的万亩茶园。

这是一个名扬四海的地方,曾吸引许多人的目光和脚步。茶场的光环,在沉寂多年之后,重新散发动人的光彩。在温暖的艳阳天里,万亩茶园踏青的身影,流连忘返。

我在这雨后初晴的清晨,踩一路追忆,欣赏眼前美景。

春风里,清除掉杂草的干净茶园,茶树伸展着枯硬的腰身,挣脱束缚,探出好奇的脑袋,吸几丝细雨滋润皮肤,纳几缕阳光充盈肢体,哼唱着新生的小曲,吐出清新气息,长出如今这副清爽娇颜,让人心醉。

我想象茶们在春风里拔着身高,在春雨中冒出嫩芽,在春光里绽放叶蕾,长成这副人们喜爱模样的过程,它们洋溢着生命的光彩,等待主人们来采摘,也等待客人们来欣赏。

茶是自然界一处独特的风景,世间因为有了茶,而更加生机盎然。一抹茶色,浓绿了几许春光,青葱了半壁山河。茶树的前世今生,流传着千古佳话。

醉人的绿,浸染着春天的茶园;阳光,荡漾着澎湃的激情,在层层叠叠的茶树上闪烁金光。采茶女子勤劳的双手,摘取片片嫩叶,种茶人的幸福,便在缕缕茶香里盛开!

万亩茶园、十里春色,千年情怀。摘一瓣茶叶,留一世清香!

 

                          2020、4、8

 

 

拥抱松峰茶场(散文)                          

秋阳,从遥远的天际奔波而来,冲破厚重的云层,拥抱着羊楼洞松峰山的一草一木。秋阳的热情,使秋雨望而却步,万物生灵,虽是渴盼秋阳能够谦逊一些,礼让秋雨几分,松峰山的茶棵,却仍是精力旺盛,一如既往展示着青翠的容颜!

拥抱松峰山的,不仅有炽热的阳光,昼伏夜出的星星和月亮。

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国庆前夕,羊楼洞茶场松峰山分场,格外热闹,迎来许多衣着鲜亮的男女,他们漫步茶棵间,深情演唱红色歌曲;拥抱松峰山的,还有那些精气神特好的老年人——茶场曾经的主人。松峰山茶场,歌声嘹亮、舞姿婀娜、红旗飘扬!

当大巴车停稳,“羊羊线”簇新的黑色路面,映衬着两边起伏的绿,心灵瞬间就被这苍劲、层叠的气势所震憾。绿茶环绕的山窝里,有几栋布满沧桑的红砖瓦房。高跟鞋踩在草地上,有软软的下陷感,似乎是告诉它曾经的主人:我们还是曾经的沃土!

微信图片_20200704213330.jpg

进得一个红砖门楼,西、北、东各有一栋房子,南面,是一个套院,里面的房子更矮小、老旧。北边一排房子的一个单间,静态地看,那是一幅画,画中有一些人,一些古稀老人。一会儿,画中的人物走了出来,走到一个有着“筑梦羊楼  相约松峰”字样的舞台背景前,十六位老人,站成一个椭圆形,中间站立的,是位紫衣服、高个子老人,他是当了二十年场长的松峰茶业人,最右边,那位穿牛仔裤的老人,是最年长的老知青,据说有八十八岁高龄。

mmexport1593956974953.jpg

这些饱经沧桑的脸,有着喜悦、惊讶,还有说不出的眷恋,他们的表情,隐含着太多的故事。这些人,当初也许家庭条件很好,也许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城市人,在一场空前浩大的“知识青年到农村锻炼,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运动中,他们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这里。

工人、农民,城里人、农村人,只不过是职业和地域的不同,在建设社会主义的激情鼓舞下,一些青年男女,唱着革命歌曲,坐着绿皮火车,从大武汉来到遥远的鄂湘边界松峰山,成了一名茶业工人。

松峰茶场,是国营企业,最初是国营羊楼洞茶场七连。那个时候,羊茶是部队建制,十二连离蒲圻城最近,而七连,就在蒲圻最南端的一个古老小镇羊楼洞,小镇有着厚重的历史、是茶马古道的起源地。这些热血沸腾的年青人,没有到广大的农村插秧种田,而是进茶场当工人,心中还是有些小激动。

mmexport1593956982957.jpg

但是茶场的生活,远没有想象中轻松。砍茶树、栽种新茶苗,工作繁重,最难受的莫过于“白天摘茶晚上挠痒”。采茶工人,几乎都很难过“痒”关,皮肤搔痒,无法遏制,越抓越痒,整晚不得安宁;白天,却还得继续在强烈的紫外线或者细雨中采摘茶叶,晚上,又是周而复始、无休无止的抓痒。许多皮肤敏感的女性,几乎都患有失眠症。

国营羊楼洞茶场松峰山分场,1950年筹建,几乎与共和国同龄,那个年代,要么是青砖、要么是土砖。知青点这些房子,是特意为知青们建设的,2005年,国家拔款,进行过一次较大的维修。

mmexport1593956930005.jpg

松峰山茶场,走过了七十年风雨,历经七次更名,承载了太多年青人的欢笑和眼泪,曾经的豪情壮志,催发茶树的枝和叶!这些可敬的老知青们,从遥远的城市而来,拥抱着松峰山的茶棵!这里,是他们的第二故乡,留下了太多难忘的记忆!他们青春的热血抛洒在这里,他们多么希望,松峰山茶场能够回到过去的辉煌!

拥抱松峰山,拥抱曾经的岁月!致敬,为松峰茶业奉献的所有人!致敬,老知青们!

 

mmexport1593956954654.jpg

 
 

 

 值班编辑:茶依子

 

微信图片_20200329215305.png

 

   

2020年7月5日 22:02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