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告:

2019-11-19
2019-10-19
2019-10-08
  • 回到顶部
  • 88888888
  • QQ客服
  • 微信二维码

王旭烽读中国茶语 | 千利休:美的事物我说了算

 

作者

王旭烽

汉语国际推广茶文化传播基地主任、第五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语中充盈着象征与意向,几乎常常是用《诗经》般比兴的手法在对世界发表宣言,隐语连连,貌似温良恭俭,其实霸气潜藏。比如日本人2014年上映的影片《寻访千利休》中,便有这样一个场景,战国枭雄织田信长在利休设计的小草庵茶室接见传教士们,让他的茶道老师千利休坐陪,彼时,那个丰臣秀吉还只是个低头哈腰的下臣,长得像个猴子,神态也着实猥琐。影片中的织田信长帅气逼人,而千利休身高一米八零,和织田信长可谓文武相当。当此时,信长突然当着大家的面问了利休一句:美的事物谁说了算?利休非常自然地回答:我!美的事物由我说了算。当场就把秀吉吓出七魂三魄,但信长却哈哈大笑,指着利休说:你这个坏人啊!大家看看,这个天下从此又出现能和我作对的人了!

 

图片来自《寻访千利休》剧照

注意到织田信长说此话时并没有任何尴尬勉强,面对美,他是真的率真。美的事物由他的茶道老师说了算,而不是由他说了算。在他看来,这也不失他天下霸主的圣座。当他指着利休说他是坏人时,一脸亲昵的神情,这里的“坏”就是“好”啊。

恰是影片中的这句台词,回应了多年来我心中的一个疑问。有种说法,说的是千利休做生意卖茶具谋暴利,简直就是个活该镇压的不法奸商。此事着实让我困惑了一段时间,现在才算真正解开。首先我们要弄明白,利休的个人身份究竟是什么?是商人、是官吏、是老师、是艺术家,还是个僧人?许多人认为利休就是个和尚,我想多少有点误解吧。虽然日本和尚可以结婚生子,我们可以理解,但住在家中做生意,又出入官场,甚至打仗都跟着,还收了一大堆武士徒弟,这身份,不是单单一个和尚承担得了的。所以我的理解,即便利休真是个和尚,也是个兼职和尚。其实在我看来,利休不管有没有剃光头,穿袈裟,他应该就是个居士,他的职业就是一个文化大家,茶道大师,是个文化传播者。另外,利休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他是个茶文化创意产业的企业家。

 

实千利休和师父武野绍鸥一样,出生都是日本堺市的鱼商,所以有做生意的家族传统甚至基因不奇怪。想一想,人们总说他们因为喜欢利休,所以将休利喜爱的、体现了他的审美观的东西以他的名字命名,于是便有了“利休栅栏”“利休色”“利休豆馅”“利休馒头”“利休牡丹”“利休豆腐”“利休头巾”“利休木屐”“利休扇子”“利休缎子”等。但仅仅喜欢是留不下那么一大批品牌的,陆羽也创制了茶器茶具,怎么没有作为产品流传到今天。所以,利休不但创造了美,并且把美营销成美的产品,这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环。

 

图片来自《寻访千利休》剧照

然美的东西利休要说了算,而美在人间本无价,只不过利休姑妄订之分高下罢了。利休认为简朴美最高贵,所以他说:“须知茶道之本不过是烧水点茶。夏天如何使茶室凉爽,冬天如何使茶室温暖,炭要放得适当,利于烧水,茶要点得可口,这就是茶道的秘诀。”将茶道回归到了淡泊自然的最初,用日本常见的竹器来替代高贵的金属器皿,终其一生没有用心收集任何的“名器”,却发现和创造“名器”无数。几乎每一件他用的茶道具,不论原来是农家的水碗也好,还是裂了的竹子也好,都成为后世茶人珍爱的至宝。这样,影片将进口唐物和奢华的幕府划等号,把高丽低层人民生活和利休链接,而普通材质的高丽碗,经过人心灵魂的包浆,以高价相售,便可以理解了。创意,理念,平凡材质的高贵,技能的高精密度,呈现的日常化,这是利休对当时奢侈茶器的茶人式批判。千利休的这种审美态度,自然是有挑战和批判姿态的,如果他真的将他的发现以高价出售,也主要为文化态度和立场,并非真正做买卖收高价的。而丰臣秀吉容不得的,也正是他这种价值观。都把泥瓦匠捧上天,他的那个金屋还品什么啊!

 

图片来自《寻访千利休》剧照

点我终于明白了。利休的茶器,其实说的也就是陆羽的话:精行俭德——美的发现和创造,怎么贵都不贵,怎么贵都值得!

2019年2月28日 21:24
浏览量:0
收藏
Powered by CloudDream